樱花直播怎样下载

离开教皇大帐之后,萧衍没有直接返回帅帐。

而是来到了后营一处并不显眼的独立营地外,直接进入,来到营地中央的一处大型帐篷门口,敲门进入。

大帐内,香气袅袅,酒气扑鼻。

地上铺着名贵柔然的地衣,帷幔低垂,四足桌案上摆着美食佳酿,和外面的军营比起来,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

一个比林北辰还嚣张还酒色的老人,容貌俊雅,带着一丝丝的邪气,穿着宽敞的睡衣,露出古铜色精壮结实的肌肉,正在和坐在身边的两名绝色美妇猜拳,玩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不是许久不见的酒色仙人凌太虚,又是谁?

“老帅……”

萧衍恭恭敬敬地行礼。

“哎?别别别。”

凌太虚摆摆手,道:“现在你才是元帅,再说你比我老多了,我又不老……怎么样,我那机灵可爱的孙女婿怎么说?”

萧衍扶了扶额头的汗珠,道:“果然如老帅所料,林教皇把话说得很满,显得志在必得。”

“嘿嘿,早就知道。”

艺术的色彩

凌太虚拍了拍身边绝色女子的翘臀,后者娇笑一声,与同伴起身,向萧衍行礼,旋即转身出了大帐。

“林教皇少年得志,信心十足。”

萧衍眉头锁住,道:“只是此次大战,赌的是国运,可要远比上次京城中的天人生死战分量更重,极光帝国绝对会使尽手段,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凌太虚端起眼前的青铜酒樽,一饮而尽,道:“你不相信老夫的判断?”

“不敢。”

萧衍连忙赔罪道。

他对于凌太虚,可谓是崇拜至极,宛如一个狂信徒信仰主神般。

萧衍起于微末。

当年提拔他的人,正是凌太虚。

曾经的那个时代,凌太虚军威鼎盛,纵横无敌,萧衍只是麾下一位副将。

一直以来,萧衍都将凌太虚当做是自己的偶像般崇拜,哪怕是这些年凌太虚淡出帝国军队系统,自我放逐,但包括萧衍在内的很多昔日老人,都未忘记这位昔日的大帅。

这一次复国之战,明面上是萧衍领军,但实际上真正战略布局的人,却是凌太虚。

萧衍不知道人皇陛下是如何请动这位已经自我放逐的军神,但对于他来说,能够再度在昔日老帅麾下效力,无疑是他梦寐以求的荣耀。

他丝毫没有被当做是傀儡的怨怼,一直都在百分之百配合凌太虚。

所以,实际上北征军奔赴战场以来,在背后操盘的是这位昔日的北海帝国一代军神。

包括这一次在安营时展露出一些独特的痕迹破绽,也都是凌太虚刻意为之。

目的很简单。

就是逼迫极光帝国放弃军战,转而押宝天人战。

北海帝国经过卫氏之乱,国力损耗严重,人口衰减的厉害,难以支撑长年累月的战争,再加上帝国评级考核的复评在即,也不适宜在这个时候,维持一场长时间的大型国战。

因此从一开始,凌太虚制定的最终获胜方式,就是天人战。

利用极光南下军团主帅虞亲王的骄兵计划,在短时间之内光复风鸣行省,占据了主动,然后故意露出破绽,让虞亲王察觉到凌太虚出山,明白自己的骄兵战略反而葬送了一开始的好局之后,不得不转而进行天人战。

到目前为止,这个计划的每一个步骤,都实现了。

虽然近百年未曾出山,但对于战局和人心的把握、捕捉和设计,凌太虚依旧是当年那个令萧衍等一群老伙计惊为天人的存在。

“既然老帅如此有信心,那我立刻命人回京复命,请陛下定夺具体的赌战条件……”

汇报完毕,萧衍起身告辞。

凌太虚想起什么,道:“且慢,你要记住一事,赌约之中,要提出这样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萧衍停步问道:“老帅请吩咐。”

凌太虚道:“要极光帝国交出当日落星崖一战的指挥官,并在落星崖上立碑,指挥入侵之战的统帅,需在碑前披麻戴孝,磕头谢罪。”

“啊这……”

萧衍心中一震,很快就反应过来。

这是要将韩不负的私仇,放在国运之战中做一个了结啊。

条件很苛刻。

不知道能不能谈下来。

“末将定会尽力而为。”

萧衍道:“但极光人会不会答应,很难说。”

说完,行礼,转身离去。

凌太虚嘿嘿笑了笑,自言自语地道:“以为我这么做是为那臭小子出气?极光人聪明的话,最好答应。”

……

……

时间飞逝。

经过五天的互换使者激烈争论,北海帝国和极光帝国的天人生死战之约,正式确定了所有的赌注内容。

北海帝国胜,则收回阳川行省,并且永久得到极光帝国洛南行省,作为帝国的第十大行省。

极光帝国胜,则得到阳川行省的永久统辖权,极光帝国不得再兴兵攻打。

此外,败者需向胜者进贡三年,贡品包含玄石、金银、矿石、丝绸、武器、美人、药材、秘籍、炼金方程式等方方面面的诸多条件。

这日下午,烈阳正盛。

双方的大帅、神职高层,在两军阵前,于神圣契约议定书上,分别签字盖章,代表了两国人皇、教权的意志。

一旦签订,再无反悔可能

萧衍和虞亲王,各执一份,对视一眼,缓缓后退。

“为何不见凌战神?”

虞亲王一脸颇为失望的神色。

萧衍拂须,淡淡地道:“可能是因为你还不具备与老帅对垒的资格吧。”

“哦?哈哈哈。”

虞亲王大笑,也未再反驳。

他是一个风姿儒雅之人,在极光帝国之内,有儒帅之称,不屑于做这种口舌之争。

另一边。

羽之神殿的教皇虞捉鱼看着大案后面,笑的恣意狂傲的那个北海少年。

一时之间,这位主宰了极光帝国神权百年的老者,仿佛还有些无法适应,数百年以来与羽之神殿对抗不倒的剑之主君神殿,如今竟由这轻狂的少年来主宰。

若不是因为那些神话般战绩情报,是通过极光帝国皇室第一情报机构捕禅阁和羽之神殿的千机处共同汇集于自己的桌案前,虞捉鱼绝对不会相信,会是这看起来除了长得英俊逼人之外毫无风度和气度的少年铸就。

“一别不过月余,林大少已经是教皇至尊,让人感慨。”

虞亲王看向林北辰,的确是感慨万千。

当初他第一次见到林北辰,是在云梦城外的大河上,还以为是个家道破灭不得不冒险觅食的贵族少年。

那时至今日,连一年时间都不到。

云梦城中的少年,已经是足以影响两国强弱局势的人物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少年,极光帝国也不会在天胡开局的情况下,被逼的不得不以这种方式,来解决目前困境吧。

“感慨?”

林北辰笑了笑:“别着急,真正让你感慨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虞亲王微微一笑:“我知道,林大少对于自己的实力很自信,但决战的胜负,不是自信就能决定的,你又怎么知道,我极光帝国隐藏着什么底牌?”

“不管你有什么底牌,打出来一张,我就废掉一张,就怕到最后,哭的是你。”

林北辰无所谓地道。

虞亲王又道:“是吗?说起来还真的是很遗憾呢,关于为韩不负立碑,让战场指挥官为他披麻戴孝这样的条件,最终并未能写进契约之中,林大少想必很失望吧。”

“一点儿都不失望。”

林北辰看了一眼远处的极光帝国大军,道:“这个条件,是我撤回来的。”

“嗯?”

虞亲王一怔。

林北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道:“老韩的仇,我会用另一种方式来了结。”

只是披麻戴孝的话,也太便宜你们了。

——

兄弟姐妹们晚安